成為會員用戶贛商學院精彩不再錯過! 請登錄或者注冊
如果你已經是會員,請在這里登錄。
登錄后您可瀏覽更精彩內容!
帳號:
密碼:
 
登錄為會員用戶,您可以:
· 海量瀏覽閱讀創業、管理、營銷、職場動態
· 無限制下載資料文獻
如果你已經是會員,請在這里登錄。
登錄后您可瀏覽更精彩內容!
注冊郵箱:
輸入密碼:
確認密碼:
 
北京五分彩怎么玩|韩国一点五分彩计划群

學院首頁 創業 管理 營銷 職場 資料文獻

小爸爸,富爸爸

發布日期:2012年08月20日      責任編輯:laiwanbing      出自:中國企業家
分享到:

假使走在馬路上,這位年輕人不會獲得太多的目光。在廣州,像這樣中等身材、娃娃臉、厚嘴唇、留平頭、穿休閑褲子的年輕男孩,怎么說呢,就跟在冰箱格子里放好的雞蛋一樣,太多了。非要脫穎而出的話,他只有兩樣夠格—一輛奔馳車和左手無名指上的一枚卡地亞婚戒。前一樣是父母送給他的,后一樣是他老婆送給他的。


王賢安生于1983年,今年滿打滿算27歲,但他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爸爸。他還是廣州名大集團總裁兼持股50%的大股東—另外50%股份歸比他小三歲的弟弟所有。這是一家以生產和銷售洗發水、保濕摩絲和牙膏為人所知的企業。早年間,趙薇、劉德華和郭富城都給它的產品做過廣告。現在,王賢安的辦公室里仍然掛滿了這幾個明星的廣告海報—大體上看起來像是那個誰,但細看之后卻不敢認,PS得太厲害了。


“小安總”的辦公室一點兒也不像是個年輕人工作的地方。一整套的紅木雕花沙發,一整套的紅木辦公桌椅,一整套的紅木玻璃展示柜,里頭是白色塑料瓶裝著的產品小樣和五顏六色的產品外包裝。其中,某個防脫系列洗發水的瓶子上印著一個中年男人的頭像。他留著濃密的背頭,穿著黑白燕尾服,系著領結。他是王賢安的爸爸,今年不到50歲,是名大集團的創立者之一。不過現在,他已很少來這里上班了。幾年前,他在廣州市區另外開了一家投資公司,做商務酒店和房地產投資的生意。原因不說也明白—做制造業實在太辛苦了。


可以這么說,長到27歲上,王賢安還從未品嘗過叛逆的滋味,并且他也絲毫不引以為憾。真要追究原因,恐怕和王家舊時的家境有關。在王賢安的記憶里,小時候家里非常窮。當時,王家還在廣州附近的一個鄉下小鎮,一家四口人外加奶奶住在一間木板房子里,天花板是用瀝青紙搭成的。王賢安小時候想吃云吞。這本是便宜家常的食物,但根本吃不起—“就連普通的大米也不是很夠吃。”他說。


上世紀80年代中期,王賢安的父母是個體戶。他們在肇慶批發拿貨,把夏士蓮雪花膏賣到江西去。這賺的都是辛苦錢。王賢安經常十天半個月見不到自己的父母。有一次,他的媽媽出了嚴重的車禍,有生命危險,他也渾然不覺,直到長大后家里人才告訴他。


也許因為生存艱難,王家父母養成了無論對于金錢還是對于子女都過于嚴厲的習慣。首先,王賢安很怕他爸爸。小時候,他和弟弟看到爸爸從一個一米多高的大斜坡上摔了下來,第一反應就是拉著弟弟快跑,生怕遭到爸爸的責備。其次,他對于媽媽的感情恐怕也是敬愛多過親愛。這天中午,我坐在王賢安的辦公室里等他,一位中年婦女推門走了進來。她穿著一身黑色的羽絨服和黑色的靴子,邁著沉重的步伐。她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問我是干嘛的。當她知道我是來采訪她兒子的記者后,就揮舞著雙手走開了,一邊走一邊說:“他什么都不懂,你采訪他干什么。”


其實,王賢安進入家族企業工作已經4年了。要說什么都不懂,那不至于。這位經歷了江湖險惡的母親顯然對外部世界的戒心很重,并且對自己的兒子也有些過度保護了。2004年,王家長子從新加坡留學回國,學的是企業管理和市場營銷。一開始,他和同學一起開了個廣告公司,沒有賺錢。緊接著,他又和同學一起投資了莫桑比克的一樁木材生意。不巧,那一年莫桑比克政府下令禁止他們砍伐的那種木材出口,于是又沒做成。用名大一位老員工的話說,老板這是特意要讓兒子在外頭摔打摔打。2006年,王賢安進入名大集團工作。


就和《大宅門》里白景琦初入行時得跟著老行尊跑供銷一樣,王賢安第一步也是跟著老員工全國各地到處跑,了解市場。2006年,這已經是中國民營日化企業最艱難的時世了。寶潔公司把飄柔賣到了9.9元一瓶,開始打二三四級市場。那些曾經躺著就能賣貨賺錢的老板們開始覺得待在城市上空呼吸有點困難。名大集團的同城競爭對手、采詩集團的老板林鎮才這樣回憶當年的中外市場大戰:“家樂福屈臣氏沃爾瑪開多少家,我們就有多少銷售點,加上我們自己的代理商,覆蓋率非常大。迅速擴張帶來了公司難以消化的管理問題和成本壓力,什么都要收錢,買位子要收錢,貨架要收錢,做陳列要收錢,擺堆頭還要收錢。就連進一個促銷小姐都要收兩三千的人員費,而且還有很多超市拖賬??”那幾年,林鎮才得了抑郁癥,曾經動過跳樓的念頭。他的辦公室在26層,比張國榮還高兩層。


這是王賢安真正開始成長的幾年。他吃了些苦,跟著老員工學會了和地方經銷商談判壓價錢。他變得敬業了。當年和他一起做木材生意的朋友告訴我,“現在和小安在一起,話題變少了,以前泡吧談戀愛,什么都可以聊,現在除了工作基本上沒話說了。”不止如此,他還抽空把婚給結了。他老婆比他大一歲,是新加坡留學時認識的同學。


王賢安很想超越自己的父輩。但是,起碼在賬目上,這一點要做到并不容易。有些畫面讓人記憶猶新—1989年,王家從鄉下搬到廣州,開始建廠做生意。起先,工廠就設在現在的天河公園。當年這兒是郊區,如今新開發的樓盤已經賣到一萬多了。在天河時,王家就住在工廠里頭。王賢安老記得爸媽半夜起來給外省客人發貨。有人把錢塞在襪子里,有人把錢塞在皮帶里,有人把錢塞在更加稀奇古怪的地方。最多的一個晚上能有幾萬塊錢—這在當年已經是很大一筆錢了。幾年之后,名大的工廠又搬到了白云區。這是名大最鼎盛的時期。“老有貨車在工廠門口排隊等發貨。”


王賢安最大的夢想是讓老爸老媽可以休息休息。不過,現如今,單單靠生產和售賣洗發水和牙膏,恐怕很難實現這個夢想。幾年前,王賢安的爸爸引進了一條手機外殼電鍍生產線,廠房就設在日化車間隔壁。但從外表來看,這完全是兩個世界。日化車間里,工人們忙著把各種帶著異香的粉末用自來水混合到一起,攪拌,勾兌,裝瓶,密封,裝箱,運輸。電鍍車間里,工人們戴著口罩和帽子,穿著淺藍色的大褂,聚精會神地在閃閃發光的流水線上用小鑷子指指戳戳。這個事實叫人難免有點沮喪—電鍍生產線剛剛運營沒多久,2008金融危機就爆發了,絕大部分依靠外企訂單的電鍍生意幾乎是還沒來得及成熟就開始下滑。“嚴重的時候,本來一個月能夠有一百萬的單子,后來一個也沒有。”主管電鍍業務的副總經理說。后來,王賢安又做主投資上千萬在深圳跟人合作一個手機廠,一邊做貼牌機,一邊準備做自己的品牌手機。不過,這個生意也是前途未卜。


整個工廠的中層員工現在有超過60%都還是父母管理期間的老臣子。王賢安很希望能夠有自己的團隊。但這不那么容易。一年多以前,他試圖接下某家外企的電鍍訂單。在對方視察車間的過程中,他碰巧認識了一位自己開咨詢公司、也開過工廠的經理人。當然,把持財政權的媽媽很反對延請外人,并且薪水又高得嚇人,但王賢安還是堅持請了他。這位經理人和王賢安合用一間辦公室,并且他的辦公桌就在王賢安對面。“我跟安總做,就因為他也是想做事的人。現在這樣的年輕人可不多。”他說。


王賢安現在和父母一起住在廣州的豪宅區鳳凰城,距離他的工廠很近,只需要開十分鐘的車。家里現在總共住了八口人,可他從來沒想過要搬出來單過。有時候他開上四十五分鐘的車去市區天河北吃飯應酬。有時候他也帶上自己的小孩。他很喜歡向客人們展示手機上的孩子照片。一個男孩,兩個女孩,全都長得圓不溜丟的,很可愛。他也喜歡打游戲,據說是“魔獸”高手。有時候在天河北吃晚飯,他順道就進了隔壁的網吧。這是一間白熾燈照射的大廳,一格一格全坐的是興奮的年輕人。他在這里還認識了不少和他一樣的“富二代”。“他和他們不一樣。”王賢安的一位朋友說,“他沒有那么愛玩,也沒有那么亂,他還是想做事情。”


看起來,一個“富二代”的生活和一般人似乎也沒什么不同。一樣要孝順父母并且保持距離,一樣要為工作煩惱,一樣要接聽老婆的查崗電話。并且,他說了—“到現在,我掙過最大的一筆錢也就是十幾萬吧。”

相關閱讀:

登 錄(請登錄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上一篇:推進女性的職場晉升之路
下一篇:體面離職的藝術

贛商學院郵件訂閱 訂閱

訂閱我!精彩不再錯過

熱門標簽

美女企業家 | 江西 | 中小企業 |

餐飲連鎖創業失敗的十條反思

餐飲連鎖創業失敗的十條反思

生意就是生意,需要突破一個又一個“瓶頸”,穩步增長。不能靠傳奇色彩的新聞炒作,迅速成為“名牌”,然后…

更多 >

北京五分彩怎么玩